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蓝地绿 水清人和

人生就是为了现在和将来的自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唐诗,哪首最好?  

2012-03-06 15:17:36|  分类: 学习基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沧海一粟《唐诗,哪首最好?》

唐诗,哪首最好?

丁启阵

唐诗,哪首最好? - 沧海一粟 - 沧海一粟

 大概是因为我近年来写过几本关于诗歌的书,还有一些谈论诗歌的论文和随笔,于是就有人向我发问:中国文学史上诗歌成就最高的肯定是唐朝了,那么,你认为唐诗中哪一首最好呢?

如果我不假思索,当然是可以给出一个答案的。但是,只要稍加思索,我肯定会支吾语塞起来。因为,这实在是一个太难回答的问题。文学尤其是诗歌,观念、性情、阅历往往因人而异,因时而变,见仁见智,很难有公论、定论,也就是俗话所说的“文无第一”。但是,咱们中国人的状元崇拜意识是根深蒂固的,凡事总要选出个第一来,这才心安理得。否则,就可能至于牵肠挂肚,寝食难安。因此,从与人为善的处世之道和博人一笑的大众娱乐角度讲,回答一下这个问题,也是颇为有趣的事情。

这里我先来介绍一下前人对唐诗的品评情况,然后谈一点我自己的看法。古人当中,颇有一些知名学者,曾经按照自己的感觉和标准,做过给唐诗点状元的事情。选家不止一位,不约而同的情况又几乎没有。因而,他们点出来的状元,就差不多是每人一篇。下边就按照诗歌产生的时间顺序,简单介绍如下:

沈佺期《独不见》:

卢家小妇郁金堂,海燕双栖玳瑁梁。

九月寒砧催木叶,十年征戍忆辽阳。

白狼河北音书断,丹凤城南秋夜长。

谁知含愁独不见,使妾明月照流黄。

明代诗人何仲默、薛君采取这诗为唐诗七律第一。明人胡应麟称其“体格丰腴,良称独步”,清人沈德潜誉之曰:“骨高,气高,色泽情韵俱高”,清人方东树誉之曰:“曲折圆转,如弹丸脱手。远包齐梁,高振唐音。”

张若虚《春江花月夜》:

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

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。

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。

空里流霜不觉飞,汀上白沙看不见。

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。

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。

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。

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见长江送流水。

白云一片去悠悠,青枫浦上不胜愁。

谁家今夜扁舟子,何处相思明月楼。

可怜楼上月裴回,应照离人妆镜台。

玉户帘中卷不去,捣衣砧上拂还来。

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流照君。

鸿雁长飞光不度,鱼龙潜跃水成文。

昨夜闲潭梦落花,可怜春半不还家。

江水流春去欲尽,江潭落月复西斜。

斜月沉沉藏海雾,碣石潇湘无限路。

不知乘月几人归,落月摇情满江树。

清末王闿运称其“孤篇横绝,竟为大家”,闻一多称赞它是“诗中的诗,顶峰上的顶峰”。前人甚至有称其“孤篇压倒全唐”的。

崔颢《黄鹤楼》: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

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

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宋代著名诗论家严羽《沧浪诗话》:“唐人七律诗,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。”传说李白游黄鹤楼,看到崔颢这首诗之后,说了一句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,敛手无作而去。可见李白对此诗是极为推崇的。清人纪昀评曰:“偶尔得之,自成绝调……此诗不可及者,在意境宽然有余。”沈德潜评曰:“意在象先,神行语外,纵笔写去,遂擅千古之奇。”

王之涣《凉州词》:

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

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

明人王世懋认为,唐代七言绝句的压卷之作,当于王翰此诗和王之涣《凉州词》(黄河远上白云间)选择一首。

王翰《凉州曲》:

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

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?

王世懋认为,唐代七言绝句的压卷之作,当于王翰此诗和王之涣《凉州词》(黄河远上白云间)选择一首。王应麟评此诗为初唐绝句之冠。明人王世贞称赞此诗是“无瑕之璧”。清人宋顾乐赞叹道:“气格俱胜,盛唐绝作。”

王维《渭城曲》:

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
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宋人刘辰翁称其为绝句中的“古今第一”。胡应麟称其为盛唐绝句之冠。清人赵翼说:“人人意中所有,却未有人道过,一经说出,便人人如其意之所欲出”。

杜甫《登高》:

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

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

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

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

胡应麟推其为“古今七律第一”。清人何焯说:“千绪万端,无首无尾,使人无处捉摸,此等诗如何可学!”乾隆皇帝称赞道:“气象高浑,有如巫峡千寻,走云连风,诚为七律中稀有之作。”

上述所列七首古人推崇的唐诗,除了沈佺期《独不见》稍弱,其余作品无疑都是超一流的好诗,很难决定哪一首第一,哪一首第二,哪一首第三。但是,我认为,还有一些超一流的好诗没有被列入这个名单。例如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,李白的《蜀道难》、《登金陵凤凰台》,杜甫的《江南逢李龟年》等,都堪称“诗歌中的诗歌”。真的想要学习唐诗的朋友,当然是不能只阅读这几首作品,五万多首唐诗,对于一般读者来说,是不可能全部熟读的。但是,至少得做到“熟读唐诗三百首”吧。常言道: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吟诗也会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